白·瞎搞事·烺

这盛世、如你所愿。

被自己画的奶狗可爱到了真是罪过(buni)

还是改图
佩利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我可能是有病
深夜改图:D

抱走随意??(估计也没人要)

摸鱼画的佩利
吃藕哭orz

#脑洞源于佩佩大大手书
#记不住大结局对白和场景全靠记忆且略改所以有不一样的
#双子亲情向(含billdip?)
#bill拟人化
“Dipper...?为什么..你也要离开我吗..?”Mabel绝望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她凝视着眼前的人,内心早已仿佛被刺穿般,一把拿过了背包冲出房门。
“.....”Dipper独自一人站在原地,也 许是愧疚也许是毫无感觉。
“为什么...”绝望中的Mabel抱紧自己蹲坐在树下,昔日里那个活泼开朗的形象不再,伤心让她没有了警惕,不知道恶魔的爪牙已经伸来。
晚了、一切都晚了,天空染成血红,撕开一道巨大可怖的裂痕,怪物们狞笑着....而那个女孩呢,被那可憎的恶魔关在了泡泡的监狱中,只留下一张她曾经幻想过和朋友们开个生日part的海报。
痛苦吗?不,这里才是天堂啊!一切梦幻般的事物出现在身边,冲昏了Mabel的脑袋。
“Dipper...你不走了吗?”“嗯”“....太好了!还要你这样看起来很酷噢”
监狱外面,一切都还在燃烧,战斗还在继续,毁灭了一切过往美好回忆,人们都变成了王座的基石。
“Mable!Mabel!”Dipper终于找到了这里,可是没有用,那恶魔的怪影已经在身后投射下来。
“wellwellwell真是感人啊pine tree”恶魔被Dipper逼到了泡泡监狱的表层,用着魔力将拿来开锁的钥匙打掉,用着手中的手杖挑起了Dipper的下巴。
“她出不来的,一个人若是被伤透了再重新拥有想要的一切的话,就算是我也会选择后者噢?”殷红的血滴落“..混蛋!”随着一声怒吼更多的血喷溅而出,咸咸的泪水滑下脸颊冲淡血渍“Bill..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要伤害我的姐姐..好不好?”“well——这个条件可真是棒极了——我想要的不是其他就是——你的死”Bill故弄玄虚的说道后戏谑的刺穿了眼前的人,纵使自己的金发也被染红“Hey kids,既然我已经完成了心愿就答应你不去伤害那个..shooting star”
Dipper靠着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睛看了看,接着带着怀疑的心情遗憾的踏入了黑暗。
而Mabel,早已忘却了他,认为迪迪才是真正的弟弟,照片上关于Dipper的地方全被涂黑。
“诶...怎么..明明大家都在..心中却感觉缺了一块呢?”在“伙伴们”围成的圈圈里Mabel微笑着泪水却滑下,疯了似得想要去记起却没有一点收获,嘶吼着懊恼自己到底忘了什么...忘了什么比这一切还重要的东西。
她累了,闭上了眼睛,永远的迷失在了这里。



————抱歉,没能参加我们夏天的葬礼
却提前埋下了我们的回忆

#双芳
#怕搞混了拿红芳和蓝芳来区分
#这对真好吃
#文笔辣鸡勿介
1.阳春三月,狄府门前的柳树都已经抽出了新芽,狄大人领着一个长着大耳朵,棕色头发一身红的小家伙踏入了府内。
2.“蓝芳?出来迎接你的新伙伴吧”两人面前的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里头走出个穿着防弹衣,佩戴了护目镜耳机等物品,面无表情的家伙,他和他,看起来除了毛色和性格,完全是一模一样啊。
3.“你好,新人,今后跟着我吧”蓝芳对着红芳伸出了手,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一个样没有变过。
4.“啊好的!请多指教....前辈?”红芳握住蓝芳的手歪着小脑袋,不知道对方对这样的称呼会不会不开心。
5.蓝芳依旧是沉默着,却点了点头可能是不反对红芳这样叫他吧。红芳一见顿时咧嘴笑了起来心中觉得这个前辈也没有看起来那么难接触吧,好感度提升了一些。
6.自那天之后,红芳无论是做什么都要和蓝芳在一起。“前辈前辈!”
“前辈!我这样做对吗?”蓝芳感到有些烦了,想要赶走这个粘人虫“诶前辈,不是说跟着你吗...”话虽如此,但也不用洗漱睡觉都跟着啊,可蓝芳还是把红芳给留在身边。
7.一日狄大人有事,只有红蓝双芳独自去巡逻。“等等前辈,你看这个!糖葫芦!”“红芳我们不是出来玩的。”“诶可是....好想要..”“.....”蓝芳虽然无奈可还是只得掏钱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红芳。“诶前辈不要吗?”“没有必要。”“噢...”红芳没有继续追问乖乖的跟在人后头嚼着糖葫芦。蓝芳回头看了看小家伙有没有跟好,无意间瞥见红芳嘴边的糖渣子便凑近了那人脸边用舌头舔掉了糖后带着有些责备的语气“真是不注意形象啊...”这样说完立马转回去加快了步伐,没人看见蓝芳其实早已脸红到了脖子根。“前..前辈...”红芳呆愣在原地满脸通红的“等等我啊!”
8.那日入夜,月亮的银辉撒向大地,双芳和平时一样躺在床上睡觉。“我这是...喜欢上红芳了吗...”蓝芳凝视着一旁躺着的红芳,明明这个家伙嘴角还流着口水,头发乱糟糟的,邋遢调皮极了的样子在蓝芳眼中却显得那么可爱。蓝芳心脏嘭嘭狂跳着,伸手搂住了面前的红芳轻轻拉近一些之间的距离“诶..前辈..怎么了吗?”一向睡得和死猪一样的红芳却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蓝芳没有什么慌张已经做好了告诉他自己的心意“那个..红芳...我..心悦你”“前辈你不要开玩笑!我我我这么差劲哪里值得喜欢?”红芳一下从被窝里蹦起坐着缩动靠到了床头的位置“不是玩笑噢..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呢...”蓝芳静静的爬起往着红芳的位置靠近,一下握住他的手吻了上去过了许久才分离“前辈...我..其实也很喜欢你..”“嗯”
#完♡#